中文 | English

2016 百萬創客擂台競賽・北基宜花金馬區佳作組專訪:RAPS

20161009_百萬創客擂台競賽_030

這是一個由 Fighter(戰士)、Wizard(巫師)、Archer(弓箭手) 和 Super idol(超級偶像)組織而成的團隊。

  •  什麼樣的契機讓你想參加這次的百萬創客擂台賽?

Jw: 開始是因為有TEVA與David幾次合作的經驗,瞭解到他在推廣電動載具時同時對空汙議題著墨的重要性。他個人對口罩設計的長年經驗,成為我們在這次比賽中開始的契機,我們開始思考如何讓機車騎士有更安全的交通旅程,除了內在的保護外更能因為我們的設計而採用更好的外在保護設備。

DL: I’m very intent on working on projects that have the potential to address problems of some significance, and provide a benefit. It is not enough to pursue amusement or aesthetics alone, I feel. The next-level maker attempts to use modern tools and the maker community to prototype and develop ideas, devices, and technologies that can hopeully be of genuine service in society, or possibly improve quality of life for some.

吉: 因為人瑋和David對於空氣污染議題的關注,加上本次競賽主要關注於勞工、勞動環境,讓我們進而思考並衍伸出呼吸平權的概念。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值得台北、台灣、甚至全球都必須關注的現況,也才讓我自己更確信希望透過本次競賽,提出呼吸平權的觀點去做宣導。

可:生活在台北,很紮實的感受到空氣汙染帶來的危脅:新聞、家人耳提面命、走在路上汽機車排放、沙塵暴等等,在在影響健康。這是一個需要立即被關注、被解決的議題,但即使已經有相關團體、政府部會在運作,還是無法讓我們可以面對正在發生的汙染,所以這個計畫跟理念應該要被完成及宣揚。當然也是因為我們合租一個工作室(笑)

  •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你是 maker 的?

Jw: 到現在都覺得自己比較嘴砲不是Maker耶(哈哈),還是政府有Maker認證機構了嗎?我也想要考證照,不然現在博士班畢業都要考慮去考郵差,但是那種公務員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我實在不能適應。

DL: Finding the means to design, create, and build sometimes even improbable items and objects has been a natural drive since early childhood. I do not relate well to others who do not try to shape their world and create what it is they need to see exist. This is normality, perosnally.

吉: Maker?!從不認為自己稱得上是Maker,沒啥資歷可與Maker前輩們相比。我自己也希望「Maker」不要成為一個身份標籤,而是期待Maker能專注在事件、行為上,讓重點維持在全民Maker運動上。

可:我不認為誰是或是誰不是Maker耶…很多生物都會為了讓生活更好,聰明使用/製作各式各樣的工具跟創作出各種各樣的小玩意,所以應該要怎麼定義Maker?等「Maker」定義出來之後(其實也不需要啦),我再看看我想不想、是不是「Maker」,在那之前,我會一如以往的做我想做跟喜歡的事情,自己開心就好。

  •  你覺得在 maker 生涯中,最驕傲的時刻是什麼?

Jw:東西做出來的時候吧。

DL: Taking a pride in and deriving satisfaction from ones work and efforts can be rewarding, but to succeed after many attempts, in bringing something into existence, or to function in the manner intended, despite setbacks and the doubts of others, can be the most rewarding experience.

吉: 溝通討論達成共識的時候。

可:完成的時候。

OLYMPUS DIGITAL CAMERA

RAPS 團隊在初賽簡報的時候。

  •  做計畫的時候,什麼時候會讓你有挫折感?你有什麼解決這種挫折的方法嗎?

Jw: 多半就是買不起想買的東西的時候吧…..  存錢囉。錢以外的話,最挫折的大概就是對方看著作品劈頭問:「這東西能賣嗎?」解決這種挫折就是假裝自己很清高的說這東西是非賣品喔! 然後看著帳單躲在角落哭。不過說到底也就是我自己喜歡做、想做的事情,所以賣不賣、商業性的考量是其次。

DL: Find a “workaround,” be flexible, try a different approach or angle, employ creativity in problem solving, be a lateral thinker, and avoid forcing  a single approach when it is not working,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吉: 當大家對於計畫的觀點不同時,對核心理念沒有共識時。這沒什麼方法與捷徑,就是溝通再溝通;討論再討論,但要在時限內完成就是了。

可:想做的東西技術力不足,或是討論時發現自己專業不在此所以聽不懂的時候…還好總是有人可以問、有書可以看、有pinterest可以查(!?)。在團體中聽不懂就慢慢搞懂,並努力不要將注意力放在”我不懂…”上,而是自己在計畫中擅長的部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  你是否有參與 maker 社團的活動?你覺得跟其他 maker 互動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Jw: 沒有參加什麼特別的社團活動,可能是不擅長社交吧,所以也沒有什麼互動,主要就是看緣分。不過還記得在今年Maker Faire時,因為一時衝動做的Desktank在展場裡受到大朋友小朋友的喜愛,那個開心的眼神大概是最好的禮物了吧。

DL: Learning by observartion and by doing, in the real world, not the virtual one, is something that the maker community provides. We think with our bodies, our hands, and all of our senses, not only with the mind. Being with a community of makers, and sharing, and learning from others, is something that the maker community affords.

吉: 通常都是自己想自己找資料自己做,有技術性問題才會去找相關的人問,所以最大收穫就是技術性的回饋。另外聊天過程中也會回饋自己的想法給其他人,大家不吝於分享的態度,我覺得是最大的收獲。

可:沒有參加社團活動,現在除了幾個特定的朋友之外,一直以來也不太會開口問,就是自己悶著頭查然後做做看實驗,失敗就想一想,然後改天再試一次。從只有自己做到現在有朋友可以討論,那幾個會被我纏著問問題的朋友就是我最大的收穫。

20161009_百萬創客擂台競賽_013

RAPS 團隊在創客松腦力激盪的時候。

  •  你覺得作為一個 maker ,最重要的特質是什麼?

Jw: 尊重、理解、包容、不要只想賺錢。

DL: A willingness to share knowledge, be open, exchange ideas, learn from others, and give back to the community. Leaders in the maker community exemplify this.

吉: 實踐吧!我還很缺就是了,我就是說得比做來得好聽,很多想法都還只停留在想法…才需要其他夥伴一起合作。

可:想像力就是你的超能力。

  •  你希望你擁有什麼樣的能力,來達成你的創客生涯?

Jw: 這肯定是想擁有很會賺錢的能力啦! 誒,這樣跟前一題說”不要只想賺錢”好矛盾喔。 我想這是不愛社交的缺點吧,工具沒人借,材料拉不到贊助,只好都花自己的錢買了…

DL: To increase my understanding through execution of maker projects and through engagement with others.

吉: 厚臉皮。

可:社交能力吧,我想我需要學習讓人理解我想/正在做甚麼。

持續更新中⋯⋯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