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14 在法國,專訪主辦單位 Artilect FabLab 創辦人 Nicolas Lassabe - vMaker 台灣自造者vMaker 台灣自造者
中文 | English

FAB14 在法國,專訪主辦單位 Artilect FabLab 創辦人 Nicolas Lassabe

法國土魯斯 Artilect FabLab 創辦人在台北 Nicolas Lassabe 接受專訪。

採訪、撰文/陳英哲

土魯斯(Toulouse),這個法國地名,對很多人應該都相對陌生,但是在這裡的 Artilect FabLab 卻是法國第一個 FabLab。讓這個城市聞名的另外幾個原因,包括這裡是飛機製造商空中巴士(Airbus)的總部,加上其他幾個重要的航太中心,堪稱歐洲的航太中心;另外,創立於 1229 年的土魯斯大學(Université de Toulouse),名列歐洲最古老的大學之一,所以有很多科學背景的人才在這裡聚集。2017 年的歐洲 FabLab 大會——FabLAb Festival,在 5 月 11-14 日,將在土魯斯舉辦。更令全球 Maker 引頸期盼的是,2018 年的 FAB14,土魯斯會與巴黎共同舉辦。Artilect FabLab 也是這二場大會的執行單位。

身為法國第一個 FabLab 的創辦人,Nicolas Lassabe,親自台來邀請台灣的 maker 們去法國參加活動,讓 maker 們間的關係更加強健。去土魯斯參加這二個大型 maker 大會,有什麼可以值得期待,Nicolas 親自保證,去的人一定會有吃不完的乳酪和喝不完的紅酒。他提的並不是量,而是種類,畢竟法國超過三百種的乳酪,不是去參加大會那幾天就可以吃得完的。他也希望這個只有法國才有的特色,足以吸引大家報名參加這兩個大會。法國第一個 FabLab 的創辦人,對台灣的 maker 們有什麼期待,我們特別專訪他來找出答案。

在什麼情況之下,讓你走上創辦 Artilect Lab 這條路?

Nicolas Lassabe(以下簡稱NL):我在土魯斯拿到電腦科學博士學位,在那之前我只專注在跟我研究相關的東西,每天大概花 20 個小時跟電腦相處,把時間都花在寫程式之類的事上面。念完博士的時候,我想要跟其他專業有多些連結,想試著找一些比較具體的應用來嘗試,像是機器人、機械操作等,不過還是跟電機相關。

我後來去美國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做博士後研究,認識很多在不同領域各有專業的人,有專業在生物、電腦科學、機械學、物理學等不同的研究者,在那個實驗室,大家同時都在做不同的計劃,就像是一個跨領域研究實驗室。我也是在那個實驗室第一次使用 3D 列印機。實驗室當時的指導教授是霍德・利浦森(Hod Lipson)。在去康乃爾之前,我就想打造一個讓大家可以進來一起工作的地方,無論你是藝術家、建築師、科學家,或是其他不同專業的人,都可以大家可以互相認識交流;當我在康乃爾看到這些數位工具,如 3D 列印機等等,覺得很高興,因為如果可以把這些工具放到我想打造的空間,大家就可以在這裡做計畫,創造一些東西。利浦森跟我說,如果我想做這件事,就該連繫尼爾・格申斐德(Neil Gershenfeld),他正在做 FabLab 的網絡計畫。那個時候是 2008 年,我隔年回法國就創立 Artilect FabLab。

土魯斯的 Artilect FabLab,目前有大約 1000 名會員,我們並沒有特別設計,但從開始到現在,內部自然生成一些比較小的主題實驗室,例如生物實驗室、機械實驗室、設計實驗室、建築實驗室等。能夠把社群聚集統合起來,舉辦規律性的活動很重要。現在我們的每個月第一個週一活動——「超級星期一」,會請 3 件作品的設計者上台簡報 15 分鐘,內容除了作品本身,還要解釋他們如何使用 FabLab 裡面的工具來完成這些作品,遇到什麼困難、問題,如何解決,FabLab 如何幫助他們。簡報後的 3 分鐘,是問答時間,讓他們可以找到需要的知識資源。現在的「超級星期一」大約會有 150 人參加,因此現場就能夠提供不同的答案,或是找到可以協助的人。

在土魯斯舉辦 2018 年的 FAB14,你有什麼期待?

NL:其實在今年 5 月 11-14 日就要舉行的歐洲 maker 大會—— FabLab Festival,我們的準備工作如火如荼,這是在 Fab14 之前我們先要舉辦的大活動,我們可能也要先把 FabLab Festival 先辦完才有辦法全心投入 FAB14 的籌辦。我們的夥伴和贊助商都很興奮 FAB14 要在土魯斯舉辦,因為明年的活動會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與,Artilect FabLab 也會變得更吸引人。

我們很希望可以跟全球各地的 maker 們建立更深厚的關係和交流。我們期待可以跟台灣的 maker 社群建立更好的關係,因為台灣擁有很大的優勢。台灣有很多製造專業的廠商,如果你發明、創造什麼,可以就近拿去找製造商研發量產。在法國,我們有很多創意想法,台灣有很多可以把這些想法執行出來的製造商,我們應該要跟台灣取經,建立更多 maker 與工廠、製造商之間的關係,也把法國的創意帶來台灣,可以改善很多東西。台灣在電子和塑膠產業的製造,有很優秀的能力,可以多讓法國的 maker 和新創認識,幫他們執行量產。台灣的這個優勢,可以接起 FabLab 和製造商,做出很多厲害的東西。現在已經有很多連結,我想越來越多的網絡會建立起來,甚至在各地不同的實驗室之間,打造更好的關係。

有舉辦國際活動的能力和動力,代表 Artilect FabLab 擁有跟社群之間有很好的關係,但是從哪邊可以看得出來呢?有什麼解決方式可以鞏固這個關係?

NL:有一次,我被邀請去參加一個會議,是一個數位藝術的單位舉辦的。有一位來自巴黎,研究土魯斯數位藝術發展的人,報告在土魯斯哪裡可以上數位藝術的課、目前官方的活化計畫有什麼。我正想,我們在 Artilect FabLab 可以做一些相關的協助,但我們並沒有特別提供對藝術家的服務。簡報人就開始介紹:所有土魯斯的藝術家會去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叫做 Artilect FabLab,有很多藝術計畫都跟這個地方有關。對我來說,這是個大驚喜。我們過去並不知道這個現象,還希望要跟藝術家有更多連結,加強關係,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去。我們有 1000 名會員,但過去沒有問他們職業或專長是什麼,也許之後我們該問多點問題。

二週前,我在報紙上看到一篇文章。有一家新創公司說他們今年表現很好,要是沒有 Artilect FabLab,他們不可能有這樣的表現。但是我們根本不認識這些人。那篇文章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的名字。

我們下一步想把 FabLab 數位化。雖然我們用數位工具創造事物,有用 Facebook 等,但我們初衷就是要讓去 FabLab 的人,可以認識不同的人,跟他們交流。因此,我們想打造一個網頁或是數位平台,就算你人不在實驗室裡面,你還是可以進行交流。這個系統也可以看看誰在實驗室裡面,也許有電子專業、電腦專業、或是藝術家等等,還可以知道在實驗室裡面的人都在做什麼樣的計劃。其實我們可以提供藝術家和 maker 能見度,像是利用「超級星期一」活動。也許利用這個簡報、展示的機會,他們可以找到更多支持,也可以幫忙大家建立更多網絡關係。

Nicolas Lassabe 覺得,Artilect FabLab 下一步就是讓 maker 們不只在實驗室裡面交流,不在實驗室的時候,也能透過網路與紀錄在線上打造更緊密的網絡。

「分享」是 maker 運動的特色,身為一個 maker 運動的先驅,這個精神的重要性在哪裡?

NL:如果一開始沒有「分享」,maker 運動就不會出現。大家現在可以在網路上學習,然後去應用這些學到的知識,因為很多計劃和研發都有很好的紀錄,還有製作過程的分享。你可以因為這些資訊和知識,參與成為 maker。這個運動會出現,就是因為這些知識的分享。我覺得繼續分享很重要,雖然我也知道要做紀錄很難。但這是「創新」的方法之一,因為分享可以讓創新的腳步加快。有人做了一個計劃,另外一個人可以在這個計劃上加一些東西、新功能等等,這樣很好。現在的創新,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快」,而不是建立太多「專利」造成進步速度的緩慢化。

因為網際網路,分享數據、資料變得可能,是 maker 運動可行的原因。對經濟上的影響,因為網際網路和知識分享的迅速,過去創新遭遇到工具難以取得,過多註冊專利過度保護創意,現在的網路與可以使用 FabLab 執行想做的計劃,讓更多創新產生。現在成立新創公司相對容易,製作影片也很容易,還有便利的群眾募資網站,也是目前環境的優勢特色。

在社會和教育上,maker 運動能夠帶來什麼新的思維?

NL:這些 maker 在社會發展上的影響,我覺得可以跟 1980 年代比擬。當時很多程式設計師在寫軟體;現在在 maker 身上發生一樣的事,他們研發產品、創作計劃,之中也有很多創業計畫,但重點是使用數位工具來執行。一樣的開源精神和運動精神,跟我們在 1980 年代個人電腦所引起的趨勢相當類似。在那之前,電腦只有純粹商業用途,對一般人來說,取得不易。個人電腦(PC)出現之後,大家都有機會使用,就跟現在的 3D 列印機和雷射切割一樣,現在大家都可以接觸得到,提供大家創新與發明的機會,當然也直接造成很多經濟上的影響。

在教育上面,法國跟大多數的國家一樣,有理論和實用性的分別,通常擅長科學的人,意味著你不會去做勞力工作。這之間有很大的區別。在法國的學校中,過去除了寫字,都不會親自動手做。現在有 FabLab 和 maker 運動,可以同時擁有知識,並且動手應用嘗試。這是相當新的事。

新的教育方式就是直接嘗試知識的應用,你可比把想到的事情,動手作出來。設計一些東西、算一些數學、解決一些問題,因為你走過這些過程之後,就可以真的設計一個計劃,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就像我們的實驗室 Artilect FabLab,以前是一間工廠,有很多大型的管線,都是用金屬打造的。之前工廠的人說,在建造的時候,如果出錯就會浪費很多錢,所以過去的設計都要非常精準。這些重達 5 噸的金屬管線,無法隨意改動,一做好就不能修改。現在去 FabLab,可以做模型,然後測試,有錯就修改,這個工作模式改變許多事,像是擁有能夠失敗的機會,這比不容許失敗好多了,這個過程也改變我們思考、教育,和做事的方式。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vMaker公用帳號,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