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FAB13:全球 Maker 相聚位於熱情南美的智利

圖、文:Kevin Cheng

Fablab 的全球年度會議來到了第 13 個年頭,今年的主辦城市是智利首都聖地牙哥。

在出發前,完全沒意識到這個狹長國域的智利究竟有多遠,直到找機票時才出乎意料地發現,就算是最昂貴的航段和轉機點,單程最短的飛行時間都是 30 個小時(沒想到太平洋這麼大)。換個更具體的距離,如果從台灣挖個地洞穿過地心,直達地球另一頭的那個瞬間,那我們就快到聖地牙哥了。[1]

今年的會議和往年一樣,由麻省理工的位元與原子中心教授 Neil Gershenfeld 和 FabFoundation 的主席 Sherry Lassiter 開場,其中特別提到了今年達成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全球註冊的 Fablab 已經「超過 1000 間」,也於是 Neil 在台上雀躍地說,依循著這個時間尺度成長,很快就會迎接一萬、十萬,甚至百萬間 Fablab 的到來。在那時,全世界各地的社群連結就能真正成為「網路」,而數位自造實驗室 Fablab 就好比「電腦」,在不久的將來,在地化、個人化製造就如同今日的「個人電腦」,未來的製造業將不再著重於全球化的工廠,更有希望達到自給自足的社會。[2]

在前往智利的路途中,35 小時的飛行、久坐的疼痛,真能讓人體會到 Fablab 社群擴散的威力,因為智利幾乎可以說是離台灣最遠的地方(再來更遠的就是月球了)。從 Fablab 計畫開始的 15 年內,有超過一百個國家擁有數位製造實驗室,遍及整顆地球。近期令人驚喜的是,在上個月,全世界海拔最高的 「Fablab 不丹」成立。

(圖片來源:Fablab Bhutan

會議主線

FAB 年度會議的進行方式非常多元,關注著不同議題的人們,都可以找到感興趣的主題來加入。

每天早上是演講,世界各地的社群代表,會上台發表對於數位製造的教育、自給自足的 Fab City、Bio Academy,到整個 Fablab 社群網路的發展的想法。下午則有各種不同類型的工作坊,讓人們可以進一步討論、實作,甚至論文發表。因為每天所舉辦的工作坊數量不少,所以除了在主會場外,有些工作坊也會辦在離主會場不遠的 Fablab,這些空間大多身處在大學校園內。

Lab FabHaus 位在智利天主教大學的其中一個校區內,擁有古老的木造建築,也是工作坊的場地之一。

晚上是雞尾酒時段,主辦單位用酒(智利最不缺的就是紅酒)和食物,吸引分散在各地進行工作坊的好幾百位參加者,聚集回到同一個地方吃晚餐,讓想法和對話可以收斂在同一個空間內,也讓大家能更認識彼此。

會議的最後階段則是星期五的論壇(Symposium)和六日的展覽(Festival)。

相較於過去,今年的會議多加了一些元素,像是 Working Group 能讓氣味相投的參加者可以組隊,相聚在一起討論,然後手牽手一起去聽相關議題的演講或參與工作坊。另外,還有一些幽默的非正式橋段,像是 Sherry 在開場時特地標註了嗨咖 Walter,往年他都是整場會議的歡樂源頭,今年他甚至把 FAB13 剃在頭上,希望大家能在會議期間找到他。

其實還滿容易的(?)

我的工作坊

如同前面所說的,工作坊的形式百百種。儘管參加者在事前的報名系統先填寫了想參加的工作坊,讓主持人得以掌握人數和形式,但真的到了會議當下,同一個時段有超過二十場的工作坊在進行,依照過往的經驗,身為一個參加者總是會被各式各樣的新鮮事給吸引,希望讓自己在最短時間能接收到最多有趣的資訊,所以要不是當天突然有哪場爆滿,不然就是幾乎沒有人來參加也是相當自然的事。

在 Lab FabHaus 進行的 Wikihouse 組裝工作坊

今年我也深入其中,自己舉辦了一場工作坊,第一次擔任工作坊主辦人。內容是介紹目前正在和 Taipei Hackerspace 社群共同進行的專案 FabDoc。這是一個已經歷時兩年的專案,目的是希望能解決在全世界自造空間都遇到的問題——紀錄(Documentation),建構一個屬於自造者的版本管理系統。(專案細節請見 vMaker 上的 FabDoc 介紹)

先請主辦單位準備了多組 Raspberry Pi 和相機模組

和來自德國與盧安達的朋友一同體驗 FabDoc,順便找 bug

這場 FabDoc 工作坊,在報名系統上顯示超過十人,最後卻只來了四人。更慘的是,即便我早到了三四個小時到場,去設置硬體環境,由於我們的專案需要穩定的網路,最後仍不敵不受控的 WiFi 環境。不過,人數的浮動本來就在預料範圍內,工作坊人數少卻相對扎實。我和參加者因為網路緩慢,在等待下載和安裝的同時,也有了更多時間在討論想法和認識彼此。

這種不確定的因素和交流,也正是 Fablab 年會有趣的地方啊!

支線活動

除了先前提到的:早上演講、下午工作坊、晚上雞尾酒之外,還有其他更多的是隱藏且看似隨機的活動。

 

  • Super Fab Lab

Super Fab Lab 就是主會場之一,位在智利天主教大學的建築中庭裡,原則上就是希望大家能在這為所欲為,當作自己的空間來用。其中有幾大張桌子,也是工作坊進行的所在。在沒有工作坊時,就是人們休息、交談,甚至展示自己作品的地方。

挪威的 Jens 正在和大家解釋他的長期專案:能自己做出自己的三軸機 fabricatable-machines

中庭的正中央是各大廠商攤位,其中不乏有和 Fablab 社群關係良好的 Roland、Trotec 等數位工具機大廠,他們的機器當然不只是展示,同時也是 Super Fab Lab 的一部份,意思就是他們也歡迎 Fablab 的社群能去使用他們的機器,在會議的期間任意製作自己想做的東西,這是一個滿不錯的互利關係,因為參加者本身就是潛在客群,而廠商也希望能讓大家試用自家的產品。更棒的是,因為這樣的互動,目前工具機的廠商和 Fablab 的社群對於彼此能更加了解,加速達到 Fablab 2.0 的誕生。

  • 穿戴式與數位時尚大挑戰

這個競賽(Wearables and Digital Fashion Challenge)也算是支線活動,報名的組別要在會議期間,使用 Super Fab Lab 製作出他們的作品。這個裝置的目的,要能成為身體的延伸和真正有用的輔助,當然還要夠時尚。

好巧不巧,我在 Super Fab Lab 準備工作坊時,來了一個義大利人正要製作她的作品,她們的組別打算裝個超音波感測器在頭上,讓它成為視障朋友的感測器裝置。結果她看到我 FabDoc 的樹莓派自動拍照裝置,便覺得和他們的作品有點相像,在討論彼此的點子後,她還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一起參賽。

但,活動有點太豐富了,這趟遠行的目的在工作坊,實在沒時間啊。

  • Fabbercise

這好像不太需要介紹,就是每年都有的早操,必備的是瘋狂秘魯人。

  • Fab Academy 和 Bio Academy畢業典禮

這也每年都有。特別恭喜今年台灣唯一一位 Fab Academy 畢業生林世國教官!他的畢業製作結合了蘭嶼達悟族的頭盔和 VR 裝置,有興趣的讀者歡參考他的作品頁面,製作的過程全部詳細記錄下來。

  • Fab Kitchen

這就不是每年都有了,而且應該要算支線活動中的隱藏版活動,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場地在一間祕魯的餐廳,主要介紹了秘魯大廚正在研究的當地失落食譜。由於人數限制,主辦的祕魯朋友僅僅邀請部份的人參與。

最後由秘魯官方遞出的食物,和超級好喝的調酒 Pisco Sour(濃度 20% 左右),造成場面極端失控。

 

  • 夜間活動

有些人除了白天聊天之外,晚上還會在酒吧聊到接近天亮,然後在會議期間重複這個每日循環。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讓大家醞釀想法,認識彼此的好方式。

論壇和展覽

星期五論壇的所在地,位於聖地牙哥商辦地區中的美術館,有點像是台北的信義區。

今年的論壇主題圍繞在 Fablab 的快速成長,在數位製造上不應該同樣遵循著摩爾定律(Moore’s Law) ,而更應該要被改寫成拉絲定律(Lass’ Law),而這名字來自於 FabFoundation 的主席 Sherry Lassiter。


星期六、日的展覽,就在主會場附近的文化中心,是個有屋頂的戶外展區,不得不說現在處在冬天的智利,6、7 度的室外實在讓參加者都在發抖。那個週末似乎也是智利當地的兒童節,同時間展覽的工作坊客群,也大多為當地兒童,甚至還有和兒童有關的大遊行。

展覽位於戶外,也有辦給智利當地人的工作坊

最狂的又不得不提到秘魯人了,往年秘魯的朋友總是能讓全場驚奇。今年他們是在一星期不到的會議期間,利用 Super Fab Lab 集結眾秘魯人之力,製作出了小朋友玩吊橋。

秘魯製羊駝的屁股,與想踩過吊橋的智利小朋友

平心而論,這次年會我並沒有真的深入了解智利的 Fablab 社群(反而更認識秘魯一點 XD),但南美之行仍比我自己預想的還要充實許多。

除了舉辦工作坊之外,我也拿著 FabDoc 隨機展示給遇到的自造者,不少人給予不錯的回饋和建議,同時也讓世界各地同樣致力於結合數位製造的社群都能知道有 FabDoc 這樣的工具。例如,我因此認識了來自舊金山的 Naiomi Lundman,他們試著把人道救援和自造結合,在他們的工作中就面臨許多紀錄專案的困難。

在這期間所認識的朋友,和那些看似雜亂無章的相遇與討論,總會對於不同的社群間多少有點影響,彼此都在對方的腦中添加點新的想法,然後發酵到隔年後在會議中再次相遇,從這個角度思考的話,實在覺得很有趣啊!


[1] 根據同行 Fablab Tainan 朋友 Jay 的查詢和資訊,挖穿地心到達拉丁美洲後,距離還差了 1200 公里,實際上在地球上和聖地牙哥相對的城市是中國的「西安」。

[2] 更多論述可參見:尼爾.格申斐德(Neil Gershenfeld)論 Fab Lab 計劃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vMaker公用帳號,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