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與工廠的精實合作:vMaker 鋼鐵人實作聯盟小聚 - vMaker 台灣自造者vMaker 台灣自造者
中文 | English

Maker 與工廠的精實合作:vMaker 鋼鐵人實作聯盟小聚

還在活動企劃的階段,鋼鐵人實作聯盟的召集人蔡政和(Greg)跟 vMaker 團隊,對於在桃園的小聚就有非常不同的規劃。Greg 覺得,還是要有實作體驗,才真的有 maker 精神。但什麼樣的實作,才會有鋼鐵人的風格呢?最後還因為材料費用與工作場地限制,讓報名名額限制在 10 名,我們還繼續接到不少詢問。

鋼鐵人實作聯盟的場地,就位於新勝機械的工廠裡面,新勝機械的專長是 CNC、精密機械加工,對於各種金屬結構與零件,他們相當熟稔,堪稱北台灣工廠中在耗材報價、製作彈性與技術中相當具優勢的廠商。

雖然離新勝離桃園高鐵站不遠,但因為位於田野間,跟上個月在三重中正北路小型工廠巷弄中,展現著台灣小型工廠不同的長相與演進。9 月 17 日這天下午,看著 maker 們願意在週日還報名活動,一個個報到,才發現從台北下來的並不少。大家對於以實作精神為號召的活動,都相當興奮。

就是因為想當鋼鐵人!

活動中 Greg 先分享他走上 maker 這條路的歷程,曾經在國內知名大廠宏達電、美律實業等公司擔任工程是的 Greg,在過去的工作中,總覺得他的工程師工作中,缺乏一些東西。他舉例,雖然國內也有大型遊樂園,但去過迪士尼後才會知道,一樣是樂園和遊樂器材,許多細微的差別需要更多的關注。這也是台灣產業與產品,當站出去世界舞台時,會出現的差異。除了工業技術之外,Greg 認為還需要照顧到「感動、社會責任、使命、夢想和熱情」。Greg 會把組織跟「鋼鐵人」連上,當然是因為覺得這個具有創造力的科幻形象,加上自己對穿戴式裝置的熱情。前兩年看到桃園新屋保齡球館火災中,6 名消防隊員因公殉職,讓他一直在想能夠如何用他的能力,來改善打火弟兄的設備。「打火馬克」鋼鐵裝,顛覆以往取決於材質的限制,改造成主動式降溫循環系統,透過冷水經流經裝備的導管,隔絕熱源。參加活動的 maker 們,看到對「打火馬克」的鋼鐵裝介紹,與 Greg 還有許多材質與穿戴法的討論。

從入新勝機械工廠大門,maker 們要經過不同的加工機械,才會走到工廠後方二樓的「鋼鐵人實作聯盟基地」。新勝機械的張沛隆,也熱情介紹這些機械能夠做的不同加工,maker 們也提出他們習慣使用的設計軟體,詢問新勝是否處理。新勝專門做電子機械零件、半導體、太陽能、LED、TFT等精密零件加工與製造,長處是用穩定性高、加工能力強的CNC機械加工設備與精密自動化量測設備。張沛隆誠懇跟參加的 maker 說,如果他們想學,歡迎來跟他聯繫,只要時間許可,他願意讓 maker 們跟工廠的師傅學習,也能在工廠休息時可以來嘗試操作。

救災救命善念,成就 maker  這條路

從一進到場地,就好奇投影銀幕左邊的大金屬結構是什麼,原來 Greg 邀請到「熊克」的創作者 Roland。跟「打火馬克」一樣都是穿戴裝置,Roland 當初會想開始往這個方向開發,除了想開發出外骨骼型機器人,近年來幾次大型災害中的現場救人與清理,Roland 認為如果有能夠行動在不同地形,能夠舉起 120 公斤重物的外骨骼型機器人,就能解決很多災難現場的問題,例如扛起倒塌的樑柱,進到機械怪手無法精確觸碰到的縫隙。「救災型熊克裝」現在只進行到下半身的狀態,Roland 很希望可以有更多資源的加入,還有其他願意一起開發的人合作,把這個看似科幻電影中才有的東西,打造成能夠實際使用的救命工具。來參加的 maker 中,有交大創客俱樂部社長,馬上表示願意協助運用社團的力量,跟 Roland 一起進行後續的計劃。這也是幾次 vMaker 小聚都有的特色,就是參加的 maker 們會互相交換資源,協助專業。

這次在鋼鐵人實作聯盟的小聚,號招力都來自於如果可以實際操作 CNC 銑床,許多 maker 都覺得這樣的學習與實作機會非常難得,也很清楚要透過這樣的實作,才能夠真正理解過程需要的細節與知識。Greg 在他的分享中,也跟大家提到,願意做夢,願意從科幻小說、電影的幻想元素,找出打造這些幻想的可能性,這些都是發想與創造的厲害元素。

過程與討論,在 maker 眼中,比成品更重要

這次的實作,是 Greg 親自新設計的一款手機/平板架,可以鎖在機車的照後鏡支架上。一片大片的鋁板,為了可以符合每個人不同的手機和小型平板規格,本來的計畫,是在組裝的時候,讓參加的人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在鋁板上鑽上每支手機不同的相機鏡頭位置。為了活動,Greg還親自去 maker 基地切出活動需要的 10 組鋁板,和用來卡住手機的滑動鐵片。沒想到也是因為每一片都是這樣切出來的,讓鋁板和鐵面的嵌合不一定完美,開始在討論要如何加工時,也發現可能還需要切其他的洞,而目前鋁板與上下固定的長螺絲,也還有些吻合度的問題,就在大家因為需求和可能性一次大爆發,對設計和使用方法討論也越來越複雜,最後發現大家都想再自己改造,加上時間有限。Greg 與張沛隆答應 maker 們,如果他們想清楚要如何加工他們的手機架,再回來新勝跟張老闆討論,跟實作把鋁板切成自己需要的樣子。這樣的過程,不也就代表 maker 在製作作品時,本來就會遇到的問題與解決過程嗎?能夠保持大家跟鋼鐵人實作聯盟還有新勝機械的關係,這可能就是這次小聚最大的收穫。

延伸閱讀: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vMaker公用帳號,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