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自造筆記番外篇】Maker Faire Taipei停辦之後的Maker Faire

撰文/ 不務正業工作室 李怡蓁

前言

雖然我覺得有更多更有資格討論這個題目的人,但總得有個人起頭。所以接著分享的只是我個人的觀察和想法,也歡迎大家分享不一樣的建議和想法。

再會了Maker Faire Taipei

因為疫情關係,讓原本就充滿不確定性的2020 Maker Faire Taipei確定停辦了。雖然新竹自造者嘉年華以及大港自造節如期舉辦,但隨著元老級、最具代表性的Maker Faire Taipei劃下去句點,我覺得是個值得反思Maker Faire在台灣的問題以及未來。從2013年到去年,也辦了總共6年的Maker Faire Taipei,雖然每年都有在做不一樣的嘗試以及改變,但始終感覺找不到適合台灣的商業模式和展覽規劃。雖然我沒有參與過核心規劃、八成也提不出個多麽獨到的解決方案,但還是從我知道的各個視角提出一些觀察和見解。

以業餘老鳥參展看MFT

雖然絕對稱不上元老級,但不務正業工作室也參與2年的MFT、2次大港自造節,至少也算得上業餘老鳥的等級,若要用lol積分排名大概是銀牌等級吧。從工作室的角度來看,會參加Maker Faire Taipei或其他Maker展覽分成兩個主因:「社群感」以及「商業價值」。

「社群感」指的是與其他創作者或是觀眾的互動機會。之前有人說過,這是一個大拜拜的活動我覺得蠻貼切的。即使沒有觀眾,只是跟一群創作者閒聊,互相分享作品也是件對於我們來說很有趣的事情。Maker Faire這種場合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和平常有在關注我們的人有機會直接互動。每次有人說「我有看過你們的影片喔!」、「我有訂閱你們的頻道」,總是能夠給我很多正能量,是一個很適合讓自己重新充滿電的地方。

「商業價值」指的是從參展獲得的直接利益。這個價值是什麼,對於各家工作室或公司都不一樣。可能是課程的報名、產品的曝光或銷售、工作坊的收入等等….。而對我們來說就是產品銷售以及頻道的訂閱成長。以2018的MFT來說,兩種主要攤位類別為:費用是1000元的基本攤位(在會場內不從事物品販賣)、以及費用10000元的Commercial maker(可於會場內從事物品販賣)。

以我們來說,2天內要創造超過9000的盈利是極為困難的,因此過去兩年我們都是報名一般maker的攤位。我的經驗來說,雖然當天互動人數很多,但能轉換成訂閱成長十分有限,真的要說我們能獲得更大的利益,應該在於增進現有觀眾對於我們的認識跟熟悉吧。

我覺得過去兩年的MFT都在「社群感」以及「商業價值」無法取得很好的平衡。商業價值只有可以負擔高額攤位費、販售高單價商品的廠商,和以課程為主的補習班、工作室有可能獲取利益。但「社群感」的部分卻因為場地過大、多數單位也只有1~2人顧攤,並沒有太多與其他人交流的時間,而顯得十分單薄。反而是未參展的創作者有更多的機會跟其他人交流討論。針對這個部分我覺得開放固定時段是僅供創作者互相參觀,或是像2018年大港有舉辦晚上的座談會或交流活動,都是很能夠促進大家在MFT獲得「社群感」的方法。

身為觀眾看MFT

Maker Faire的多元性雖然是個亮點、也是個值得宣傳及推廣的特色,但同時也會帶來相對應的副作用。從觀察來看展的觀眾,可以簡單分成3類:「類似圈圈內的創作者」、「來看新奇創作和技術的人」、「帶小朋友來體驗玩耍的人」。雖然MFT都能提供這三種人各自想看到的內容和攤位,但反之也有很多攤位不是這三類的人各自想看的內容。帶小朋友體驗的人或許會很喜歡科學實驗的攤位,但是看某某大學做的4軸3D列印機卻是看的霧煞煞,反之亦然。

因此展覽對於各類觀眾提供的價值是否足夠,以及看展前的期待和展覽當下是否會有所落差,都是Maker Faire需要認真思考的議題。我認為針對其中一類的人更針對性的發展,或是明確區別出3個不同的展區並且有明確標示,是最簡單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另外網路宣傳的內容跟方式更是一個很適合MFT更加著重的項目,作品的影片、照片呈現都是很好的工具來釐清自己的目標客群,並針對目標客群做宣傳。

以商業角度看MFT

從參與者的角度當然很容易提出各種天花亂墜的改進想法,但我們也必須要體諒跟了解到舉辦方的困境和挑戰。以舉辦方來說,收支平衡必定是最在意的事情。「政府贊助」、「企業贊助」、「參展攤費」、「入場門票及活動費用」、「周邊商品」,這五類收入來源佔了各式Maker Faire絕大多數的收入來源。有些展覽會全部都開啟,增加潛在收入來源,有些展覽則是會選用適合的金流管道。過去大型展覽都是由政府贊助為大宗,譬如說2019 Maker Faire有資策會的資金支持。

但這種資金不止無法持久,而且展場的風氣和內容也容易為了配合政府單位政策需求而被打亂,並非長久之計。「企業贊助以及周邊商品」部分會被參展人數和活動規模影響,屬於無法主動操作的收入來源。就像業配一樣:當觀眾不多的時候,即使努力爭取也很難取得,當達到百萬訂閱時,各種業配機會就能任你選擇。我認為值得討論及思考的是「參展攤費」以及「入場門票及活動費用」之間兩難。

我不認為同時收取參展攤費以及入場門票是個適當的做法。雖然不是不可能(e.x.新一代設計展、文博會),但在有足夠規模之前是很難維持的做法。當活動向所有參展攤位收費,就會讓展場商業氣息較強烈,大家都是為了銷售或推銷商品及服務而來,進而喪失掉許多很酷但沒有直接商業價值的作品。雖然近幾年像是舉辦單位與EPC Consulting的合作的大型紙板作品是個很大的亮點,但是似乎沒辦法有更多大型吸睛的作品出現,這樣也很大幅降低參展觀眾的人數,進而影響到門票收入。

我覺得以MFT一個更強調創作創意勝過商業行為的活動,雖然某些商業行為還是必須存在,但更重要的是要保留個人maker,或是剛加入的人有個更輕鬆容易參與的方式。我覺得Maker Faire Bay Area的規定就很值得參考,雖然對多數商業單位有高額的參展費用,但是對許多個人、非營利組織有免費的參展空間。讓這些人可以有更多更酷的發揮空間。

我心目中未來的MFT

寫了那麼多,其實也只是用嘴巴畫出的理想藍圖。雖然我沒有直接參與過MFT等大型活動的籌辦,但每次觀察主辦方活動前、活動後繁忙的程度,真的無法想像要怎麼在現有的規模上,去做出這些改變及調整。因此,或許趁著這波疫情、這一年的停辦,是個好機會「重新打掉重練」。以一個更草根、更小型的展覽重新出發。套一句已經俗套到不行的老話:讓我們找回初衷吧!

分享到社群

李 怡蓁

透過拍攝影片紀錄創作過程並提供開源設計,讓更多人對於自造運動產生興趣並開始自己動手實現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