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實現創客夢想的基地,創客不等於創業

0

文/陳昱安 攝影/黃鼎翔

現實與理想的距離經常被形容是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創客們要投入創業,不只是把創意藍圖化為真實,其中從產品研發、設計驗證、量化生產、物流、市場開發等,有更多關卡得披荊斬棘。此時,要如何找對合作團隊、善用新創基地或相關政策資源,看準市場方向與風險管理更顯得重要。

 

邁特創新基地團隊在執行長戴憶帆帶領下,目前全球累計服務150家新創產品客戶,橫跨12個國家,號稱是全臺業務量最大的硬體加速器。

 

憑藉著30 多年的研發製造經驗和看見合作廠商的需求,邁特電子企業善用過往累積的經驗與優勢網絡,了解自身的利基點、找對合作夥伴,從傳統電子代工廠發展到如今年營收破億的邁特電子創新基地(Mighty Net),不僅突破代工瓶頸,至今累計服務全球 12 個國家、150 家新創公司,其中不乏國際獨角獸公司。

幾近觸底的轉型契機

35 年前,邁特電子成立,當時主要是宏碁集團的電子代工製造,在蓬勃發展之際跟著西進中國,但到了 2000 年發現市場競爭愈來愈激烈,毛利愈來愈低,於是決定將原本國內的生意模式轉為外銷,這也成為邁特電子的轉折點。

轉往外銷後,邁特電子遇上了兩個重要的客戶。一是由Apple 工程師獨立創業的優比快 (ubiquiti),2005 年時公司規模尚小,但現在已經是紐約交易所市值超過60 億美元、全球第三大的網路通訊公司,目前為邁特的三大客戶之一。另一家為2004年開始合作的德國艾福邁 (Alfmeier) 集團,邁特協助其併購的美國子公司開發出獨家技術微型馬達,成為頂級汽車擾流板的必備零組件。

因為這樣的機緣,邁特電子發現自己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客戶,也就是後來稱為「硬體獨角獸」的公司。邁特電子創新基地執行長戴憶帆指出,當時公司從電子代工轉型的契機,「所謂『硬體獨角獸』公司規模大概 4 ~ 20 人,有軟體背景、有特殊技術或獨特想法,有潛力、爆發力的公司。」小規模的公司在製作過程會遇到物流、設計、研發、供應鏈管理、物流、倉儲等困難,「但這些都是我們可以介入並合作的地方!」藉由邁特過去熟稔的硬體供應鏈以及本身既有的網絡,將客戶的好創意化為真實。在尋找這些合作對象中,又發現很多團隊隨風潮投入智慧家庭、群眾募資,但當時 Google、Amazon、Apple 等大公司已經著手推動相關產品,小公司在排擠下毫無競爭力。至此,團隊再次歸納本身的利基點,訂定未來 B2B(企業對企業)合作與參與方向,包括智慧移動、智慧照護、智慧農業、智慧工廠。戴憶帆表示,「其中智慧工廠跟邁特的本業有正相關,可透過這些客戶幫我們做智慧轉型。」

邁特電子與聯發科技合作以晶片製作加密電子錢包等產品。

 

確定行進方向後,2016 年,邁特電子新創基地誕生。戴憶帆解釋,之所以成立新創基地,是因為邁特電子是工廠出身,工廠本身是不利於創新的,不管是組織、人才,都跟這些新創團隊本質相左,工廠要的是量化,而這些團隊需要的是 NPI (NewProduct Introduction)也就是新產品導入。在清華大學成立第一座新創基地的初期,也是以 NPI 和JDM(Joint Design Manufacturer)共同開發的合作形式。但隨著接觸更多加速器、孵化器以及創投團隊,邁特電子認知到解決技術、資金、市場端的問題,不能再單純以這些方式處理。

邁特電子整合了創投、銷售、行銷等資源,並將自己定位為「加速器」,不僅加速硬體量產化,並從中找出適合策略合作或策略投資的對象。像是研發出體溫貼片的「愛微科」;新加坡商「uHoo」的空氣品質監測器,演算軟體進階可偵測病毒停留在空氣中的指數。兩家公司的產品都符合原定「智慧照護」的方向,也滿足了後疫情時代的需求。

臺灣是創客的天堂

當初決定將新創基地設點在臺灣,是經過團隊審慎評估的。「創客一詞最早也是從深圳那邊翻譯過來的」戴憶帆說,由於過去邁特電子在中國和臺灣都有工廠,了解兩地優勢與問題。「在成本或是時效性,臺灣真的沒有比深圳優秀,但在整合和服務的時候,他們不夠全面。我們認為臺灣確實更適合做服務或是整合型的事。」

戴憶帆表示,從實務經驗上,即便中國市場規模比較大,但以需要花時間研發、得等待長時間才能收獲的醫療產品為例,整個過程就與中國廠商習慣量化和迅速變現模式相違和。他認為,臺灣過去因為市場小沒有穩定經濟體支撐,退居二線代工,但間接面對市場反而更有彈性應對。過往的經驗如今也為臺灣奠定了有利的基礎。若根據國外研究統計,新創團隊找到製造廠需要 14 個月的時間,在臺灣則因各種製造廠家分區集中、交通便利選擇多,新創團隊要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供應商不難,尤其從大廠出身的工程師,對整體環節熟悉度更高。

邁特電子協助新創團隊從打樣、設計驗證、小量試產、量產出貨到國際行銷,解決從-1-到-100-的難題。

 

此外,臺灣廠商較願意主動提出更好或更省成本的解決方式,中國則相反,完全照送來的設計圖走。前者仔細但工時加長,後者快但可能有問題。戴憶帆認為,這不能說哪邊一定對,時間與成本上確實有差距。但臺灣的另一個優勢是資訊自由度高,更多機會接觸到東、西方不同產品訊息與面向,加上部分電子產品進口零關稅,在客觀環境上臺灣相對合適。

創客不等於創業

創客風潮漸興,戴憶帆先定義創客(Maker)是指熱愛動手做、願意分享以及和數位、科技相關的人,「創客這是一個興趣,跟真正的創業其實有點距離。所以在中國出現「創客」翻譯詞時,大家會誤以為創客就是創業,臺灣翻的比較精準一點『自造者』。但你說自造者有沒有可能變成創業的人,是有可能的。離開《連線(WIRED)》雜誌創辦3D Robotics 的 Chris Anderson 就是,但他自己也曾經表示在經營公司之後,自己離最初的『創客』身分越來越遠。」

創業需要盤點思考的問題更廣,即便臺灣有很多硬體製造的供應鏈優勢,但在輔導案例中,戴憶帆也觀察到新創團隊容易忽略的問題,像是法規與安全規定。例如通訊產品,在各國都得通過審查(如臺灣 NCC、美國 FCC);醫療或是車用產品,所有跟人身安全相關的產品可靠度要通過安全驗證,確保材質是否無毒、不會危害人體。因此,邁特電子已取得 ISO 13485 認證(醫療器材品質管理系統標準),在協助研發製作上才能照顧到更多。

至於產業風潮,戴憶帆個人觀察近期發展,因為針對特定企業推銷產品,比教育消費大眾更容易,有不少團隊逐漸從直接對消費者的商業模式轉向企業對企業之間的商業模式。以智慧鎖或安全系統為例,相對於在大賣場陳列賣給消費者,找大樓安全系統廠商會更快理解判斷新產品的優劣並下單。但企業對企業間也有細微環節要注意,包括地域性的差異、企業間的壁壘問題,戴憶帆指出中間差異,A 醫院和 B 醫院系統的地區需求差異, A 醫院採用卻不一定適用於B 醫院。因此,新創公司一定要有解決方案,無論尋求夥伴或自己團隊,要有可以解決問題和提供獨特服務的項目。

對創業的建議:了解並控管風險

戴憶帆想起曾有一位工程師在講座後回應,聽完他的演講後決定放棄創業。「我其實覺得這樣很好」他笑說,「在沒有想清楚之前不要踏進創業,當你不知道風險就去嘗試,燒很多錢與時間又做不出來成功的東西,人生某種程度就在這裡被卡住。」

他以硬體研發為例,光是前期產品的概念驗證(proval of concept)大概要花 1 ~ 3 個月,找量產供應鏈估計 3~ 6 個月,也就是說在不出錯的狀況下,加上來回討論的時間,第一件產品最少就要花約 9 ~10 個月。而平均硬體公司取得資金到公開上市的時間,大概是8 年。其他像是供應鏈付款條件、平台銷售後的現金流等,都得納入成本評估。

戴憶帆希望邁特電子成為硬體創新的最後一哩路的推手。

 

戴憶帆表示,目前政府提出許多大型計畫或很多補助及資助政策可以運用,留意文件往返與申請作業規格亦需納進團隊工作範疇。或尋找臺灣各種孵化器、加速器團隊協助。他以自家創新基地為例,除了技術輔導以外,會舉辦技術論壇、媒合新創團隊和製作單位,或是著重技術使用的工作坊,協助選擇技術平台等。透過這些活動,將點對點的團隊串連起來,加上邀請國內外媒體採訪的「demo day(示範日)」,可為卓越團隊加強推廣。至於2022 年將在新加坡設立駐點,一方面是新加坡公司占合作廠商的大多數且含金量高,加上當地產官學投入新創計畫積極度不亞於臺灣,未來將結合當地創投與行銷團隊,擴展更多元的跨國資源整合。

周邊可尋求的支援很多,但戴憶帆最後仍再次提醒創客創業新鮮人,資金、技術、生產、製造、供應鏈管理以及市場和產品優勢在哪裡等都是創業基本重點「有錢、東西做的出來、賣得掉,都要考慮到,缺一不可。」

文章來源: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https://portal.wda.gov.tw/resource/type/0/group/10002400/p_group/10002233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