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立達軟體科技創辦人專訪

台灣也要做自己的鋼彈機器人,而我們正在招人-立達軟體科技創辦人專訪

文/張蓉安

未命名

還記得這則曾經轟動社群一時的徵才資訊嗎?其實這是立達軟體科技發布的招募資訊:徵鋼彈機器人機構經理,工作內容為設計約 3 公尺高鋼彈機器人機構。。腦中馬上冒出些疑問:鋼彈機器人?臺灣要做鋼彈了嗎?我們有這樣的人才嗎?相較於動漫裡動輒幾層樓高、或是著名的日本東京台場一比一、18 公尺高的前例,這個三公尺的鋼彈,感覺很「親民」啊!於是,我們連絡上立達公司,帶著這些問題準備來一探究竟。

實際探訪時,迎接我們的不是巨大艦艙或廠房,而是幾位公司成員在寬敞的辦公室內敲電腦或測試機具。創辦人兼董事長李明達向我們解釋,立達軟體科技是間人工智慧機器人設計公司(A. I. Robot Design House),提供工業用、家用機器人等解決工作及生活需求的方案,服務各戶包含臺灣高鐵、手機王、中央通訊社等。另外也幫國防部設計軍用機械,例如於 2015 年台北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覽會展出的「LEADERG G1 砲台射控系統」及「LEADERG G2 無人機」。

臺灣的機器人設計領域主要可分為「機台外觀」與「人形外觀」兩種,前者處理的業務通常為半導體晶圓檢測,後者使用人型模態如機械手臂。對於徵人啟事,李明達說是從先前幫國防部研發的射控系統(武器)炮台延伸,進一步擴充成機器人的載具,讓人坐在裡面。這個「鋼彈機器人計劃」會以如挖土機等具備油壓系統的重型機具為基底,改造為約三公尺高的機器人,只是在這樣的設計環節中,尚缺乏重型機械設計人才。

未命名

立達公司將武器、射控再加上載具,一步步衍生出「鋼彈機器人計畫」

不做低門檻的機器人

不同於去年一度打開我們對於機器人設計關注、娛樂噱頭滿點的「美日機器人大戰」,立達重視的是產品實用性。

「簡單來說,(這樣賞玩娛樂型的機器人)黏著度不夠高。機器人的實用性和黏著度成正比,娛樂型機器人不夠實用,因此黏著度也不會高,必須製作黏著度高機器人的概念,是我兩年前參訪矽谷時的體認。」

「黏著度高的機器人有兩種,首先是工業用機器人,所謂『幫你賺錢的機器人』,它們能二十四小時待命,協助裝配、搬運等;第二種則是黏著度稍低一點的打掃機器人,『幫你節省時間的機器人』。」

在立達的業務中,有一部份的機器人就是第一種類型的工業用機器人。「在機器人之前我做過拍賣 APP,當時獲選 2012 年的 Demo China,卻在簡報時被評審質疑根本沒有技術門檻。現在,我們的工業用機器人專攻高技術、競爭者少的半導體業,我也常告訴同仁,立達的策略就是:不做學生可以做的。」矽谷學到的黏著度,與創業競賽抓住的技術門檻,是他設定立達業務走向的圭臬。

未命名

立達軟體科技的創辦人兼董事長李明達

機器人產業:資方和勞方的拉鋸戰

「我畢業後想做機器人,從此成為人生目標,之後工作中使用了學習過的自動控制技術基礎等知識,加上工廠生產線上的原理,得到很多實務經驗。」

他說,機器人產業結構可大略分為三方,彼此有連帶關係。首先「資方」幾乎是效益為上,欲降低人事成本而尋找如立達這類公司的「技術方」,由技術方提出解決方案;最後則是在機器人市場中較為弱勢的「勞方」,原因在於大量的勞力工作可被機器人取代。

「產業界接下來當然是希望朝無人工廠、機器人工廠前進,只是成本非常高昂,會讓資方卻步,儘管目前的機器人成本有越來越下降,不過幅度依然有限。」他說,接下來的市場發展可朝向讓原先的工廠機台設備改為使用機器人,再由工作員負責操作。

因此,立達針對工廠所提出的協作方案皆秉持「機器是用來幫助人工作更加輕鬆的工具」之原則,考量勞方立場,設計自動化工作系統,由人力監看機器,即勞方需要轉型為修理、管理與監督的角色。「然而現在業界有個問題,大家都會想做機器人,但報價單一送出去,人就走掉了。我們提出的『協作』方案,資方是不買單的。」

「目前臺灣的機器人產業鏈中,大部分公司還是以機械加工為主,只有非常少數是技術取勝,還是有,但很少,例如漢民微測科技(漢微科)主要製作台積電等晶圓設備,從代理轉為自行研發技術,但除了因為市場需求大、技術門檻非常高,因此可以在機器人產業中取得高效益的模式,同時也得小心隨市場需求而來的受制風險。」

開源才是未來-雲端服務 Robot SDK、Robot Cloud

「立達將規劃廣告、開源與雲端服務,我們很清楚單做零組件和設備沒辦法達到高效益。」

就是因為有上市和股價如此明確的目標,李明達深知光靠硬體無法把公司帶往想要的層級,因此立達將事業內容分為三大部分:內容、開源技術「Robot SDK」與雲端服務「Robot Cloud」,以及機器人硬體。

第一部分的著重經營網路社群,以提供優質的機器人媒體內容,獲取廣告效益。第二便是 Robot SDK 和 Robot Cloud,前者採取商業路線,向使用者收取權利金;雲端服務則規劃訂閱模式,使用者支付月費來換取服務。另外也持續努力原本的機器人硬體。「只做硬體遲早會碰到天花板,未來,我會希望前兩項獲益能占總營收的 90% 以上。」

開放 SDK 在業界十分少見,李明達認為這正是立達的核心競爭力,參照亞馬遜 AWS 雲端服務系統,從僅供集團內部使用到開放給外界付費租借的發展模式,將此技術開拓為世界最廣泛使用的開源工具。「將客群擴大,不單是代工或設計應體設備,未來一定得往雲端服務與軟體前進!因此這兩年的機檯可以算是立達的基礎或說跳板,用來證明我們軟體實力。」

我做機器人,因為我想幫助人

「除了機器人,我個人的人生目標包含慈善。從農業機械等自動化器具,做到手機公司、外商公司,到現在創辦立達結合工作和興趣做機器人,我覺得機器人能夠幫人類分攤工作,自己有能力,然後幫助其他人。」

就這樣,我們因鋼彈機器人而來,沒有看見想像中的電影場景,卻透過李明達窺見了臺灣機器人產業的現況與隱憂,當然還有願景。就像他最後再次強調的,「如果依舊只製作機械加工或低技術門檻的機器人,臺灣的機器人產業界會繼續缺乏具備經驗的機器人軟體工程師。立達接下來最重要的是營收,並期望軟硬體並行,找到產業中的新藍海。」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vMaker公用帳號,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