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湊夢想-遇見自造教育的伯樂

9789862485644-150dpi

《拼湊夢想》-遇見自造教育的伯樂

二○○四年一場「全國水下機器人科學大賽」,讓《連線》科技雜誌特約編輯約書亞.戴維斯注意到四個高中生,奧斯卡、羅倫佐、路易士和克里斯強。他們來自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貧民區,都是在墨西哥出生的非法移民,隨時有遭到遣返的可能。

這四個孩子就讀一所資金嚴重不足的公立高中,學校地處沙漠區,連海都沒看過的他們,卻將創意及想像力無限延伸,以一個水下機器人「臭小子」參加競賽,一舉打敗麻省理工學院頂尖菁英,奪得科學大賽冠軍。

本文摘錄自《拼湊夢想:貧民區高中生逆襲麻省理工學院菁英》,日月文化出版

 

遇見伯樂—費迪老師

在實際看到卡爾海登高中大力宣傳的海洋科學專門課程之前,會先聽到他們製造出的獨特噪音。幾乎每天,低音鼓聲迴盪在水磨石地磚的走廊上,空氣中感受得到電子樂的振動。都是從二一三四室傳出來的;一間昏暗、沒有窗戶、放著成排魚缸的教室。一個個冒著氣泡的發光魚缸裡,散發出柔和的光線,讓教室有夜店的氣氛。往教室裡看,很難馬上找到老師在哪裡。因為費迪常在教室後面,用電腦播放音樂。他的伊朗姓氏拉哲瓦第(Lajvardi),經學生簡化並改成比較好念的方式後,成了「拉吉」(Ledge)。費迪在教學教法上,也有夜店 DJ 的狂野熱情與活力。

freddi

嚴格來說,費迪自二○○一年開始擔任海洋科學專門課程主任。但實際上,他從沒想過要用制式的講課方式,或是傳統的上課模式進行教學。每堂課的一開始,費迪會像足球教練一樣,把大家叫過來「圍在一起」,分派每個人在課堂中的任務。「好,我們開始吧!」費迪喜歡用慷慨激昂的語氣,再加上拍手的手勢,然後讓學生們開始動起來。他也會不時給予建議:「思考一下月球對物體的引力。」「你真的要把那個垃圾,放在我的教室地板上?」「如果有人聽到炸彈威脅,要告訴我。」教室裡的氣氛,是進行運動賽事時該有的全神貫注,而費迪是教練、啦啦隊、樂隊、吉祥物、看門人、安全特勤組⋯⋯集結所有角色於一身。

音樂,是課堂整體氣氛的重點角色。其實教室裡播放的電子樂,很多是費迪自己的創作。他曾在新千禧年早期,錄製一張專輯——《懸崖上的岩石》(Ledge on the Edge),可是沒打算要靠它賺錢。他利用晚上的時間,用ACIDPlanet的音效編輯軟體,自己編曲,然後白天在課堂中,循環播放。學生對費迪的音樂喜好,評論非常兩極;克里斯強個人認為——真是難聽到爆。但是學生不太想公開批評老師的音樂品味。曲風大多有八年代中期比佛利山超級警探〈(Beverly Hills Cop)電影主題曲的感覺;摻雜短促尖音、重低音、嘹亮又明確的節奏。不過,只要重複聽個五、六次,自然就轉化成一種背景音樂。

即便學生沒有很仔細地聆聽歌曲內容,費迪的音樂仍對他們產生作用。高亢又節奏感十足的音樂,暗示著仍有一堆尚待完成的任務。這些音樂會讓人坐不住,不自覺地動了起來。ACIDPlanet.com,是音樂編輯軟體愛好者互相交流心得的討論平台。費迪發文宣示自己的目標:「我希望,需要動力的人,能想到我的音樂! 呵!」

費迪也在車上播放自己的音樂,而且通常音量都調到最大。每天早上,他就像開著一台巨型音響進入校區。而且他好像永遠都如此精力充沛。費迪留著大鬍子,身高約一百六十八公分高,身材結實,精力充沛,有長跑愛好者的滿腔熱血。費迪在高中時期,每年都會參加全國越野跑步冠軍賽,在五公里的賽事中,締造了跑速五分半鐘一英里的成績。現在的他四十幾歲了,仍維持在六分鐘內一英里的速度,用決心和毅力督促自己,證明自己寶刀未老。

音樂,是費迪教育哲學的一部分。一直以來,費迪致力於讓學生樂於積極自發學習。他在乎的是,找到能讓學生動手實做的專題,而不是照本宣科教完課程內容。對很多學生來說,學校課程是無實際效用的官方制式內容。費迪在課堂中播放電子樂,正是他試圖改變教學格局的方式之一。至於學生喜不喜歡他的音樂,倒是其次。光是這樣,就足以做出區別。

費迪也極力爭取,將學生的課表彈性化。一九八七年,他開始到卡爾海登高中任教時,開設了科學研討班。沒有既定的課程內容。費迪要學生找個有趣的東西,自己動手做,或是把想法付諸實際試驗。多年來,費迪的學生已實際操作過各種奇特的專題研究。有人研究如何教色盲的老鼠分辨顏色;有人以一比六十的比例用黏土做出縮小版的鳳凰城市中心,放在檢查風壓的風洞裡,然後灌入二氧化碳,目標是:找出能加速空氣流動的建築設計,以排除滯留的汙染空氣。費迪的教室成了喜歡實做、愛發明東西,以及在傳統教育體制受挫的夢想家之庇護所。

因此,當克里斯強某天閒來沒事,晃到海洋科學教室時,費迪一眼就看出他的聰明才智。跟克里斯強同班的邁可・漢克(Michael Hanck),有修費迪的海洋科學課,克里斯強是從他那邊才得知費迪老師的課。邁可在費迪的鼓勵下,開始在班上做起機器人來。

「你在做機器人?」克里斯強又驚又喜地問。

這是克里斯強等了一輩子的機會。

分享到社群

日月文化

日月文化的外文名稱為希臘文Heliopolis,為古埃及時代位於尼羅河三角洲的大城,意指「太陽城」。「日」與「月」在我們文化中,更是天地之間的能量來源,常被用來比喻精華的所在。我們用像太陽般的熱力,不斷地鍛鍊精華,期許每一本日月文化出版的書,就是一顆蘊涵善念的種子,為社會播撒幸福最好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