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從個人電腦到個人自造

20150728_FAB_正書封-3

從個人電腦到個人自造

過去如果說到電腦的話,指的是大型主機。大型主機的價格昂貴,而且只有大公司才會購買,通常由專業人員,在特定的房間,執行著重複的運算。回顧起來,當時的小型電腦才剛剛出現,市場的預測價值非常低,低到現在看起來會啞然失笑。隨後技術的發展將運算功能個人化之後,普通人也能在小型個人電腦上執行簡單的計算,塑造了完全創新的工作形態與遊樂生活。

然而,製造個人電腦 PC(或者幾乎全部的物品)所使用昂貴的機械工具,依然是於特定的市場,由專業人員,在特定的房間,執行著反覆的運算。若是從大型主機到 PC 的產業轉移來看,這些大型機具也會轉化成為普通人也能使用的個人機具(personal fabricators,以下簡稱 PF)。現在來看,PF 的轉變比 PC 的影響更為重大,因為一旦普通人都可以使用 PF,對我們所在的實體原子世界產生極大的衝擊,勝於 PC 僅是對於虛擬位元世界產生作用。

PF 是「製造機器的機器」(machine makes machine);說起來像一台印表機,但它是印出「實體東西」而不只是平面影像。

所謂「個人自造」(personal fabrication),我的意思的不只是製作三維立方體而已,更是整合邏輯,感應器,致動器與顯示器,任何完整功能系統所需要的東西都能夠被列印出來。

如果有 PF 的話,你就不需要購買與訂購自己想要的產品,可以從網路下載或者是自己寫好物件的說明檔,補上設計與原料,就可以直接生產。

可程式的 PF 不是一種對未來的預測,它們是「現實」。關於未來世界的樣貌,即能從今日的工具裡窺得。本書告訴了我們一些非常令人讚嘆的工具,以及世界上令人讚嘆的使用者。本書解釋了可以自造出什麼樣的東西,而且為什麼要自造,如何自造的故事。

我第一次感覺到個人自造的可能性,是透過來自於麻省理工學院(MIT)名為「如何製造(幾乎)任何東西」(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課程中,那些令人出乎意料的的熱情學生。在 MIT 裡我領導著位元與原子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 CBA)。CBA 裡有大約十五位來自於物理,化學,生物學,數學,機械與電子工程的研究師資。他們都跟我一樣,不會硬接受電腦科學與物理科學屬於不同領域的切割。

無論從直白或比喻的角度,宇宙都是一台電腦。原子,分子,細菌或是撞球,都能夠儲存以及轉化資訊。

如果使用離散式的運算程式語言,來描述物理系統的行為模式,而不是傳統的微積分連續計算式的話,不只能發展出威力更強大的資訊科技,像是量子電腦(quantum computers),更能針對宇宙的本質產生新的洞察,像是觀察黑洞的長期動態等等。如果世界就是電腦,運算科學就等同於科學中的科學。

站在物理學與電腦科學的交會處,程式就能以處理位元的方式處理原子,就如同網際網路時代,將人類計算與溝通數位化的方法,便能產生數位自造。最終極的結果是:可程式的個人機具藉著組合原子的方法,可以製造所有事物,包括它自己。如此一來,個人機具將成為自我增殖機器(self-reproducing machine)。這個點子一直以正面或負面的方式出現在各種經典科幻作品。

本文摘錄自《FAB:MIT教授教你如何製作所有東西》,行人出版。

分享到社群

行人文化實驗室

起初為翻譯《精神分析辭彙》而成立出版社;如今為了不讓書是出版唯一的形式,以文化實驗室為基地,逆向思考整個出版結構;出版品能擴及類型獨特的翻譯書到自製企劃的台灣內容,亦透過活動嘗試帶領讀者走入書本的現場;在選書、企劃、製作、活動上承襲傳統的質感,更重視在時代裡有所突破。